股票信息(01093.HK)

网赌最佳平台 十大

COMPANY NEWS

多美素再添乳腺癌新研究

  发布时间:2022-08-10| 编辑:石药集团

近日,由石药集团和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宋振川教授团队合作的“聚乙二醇化脂质体多柔比星联合多西他赛和曲妥珠单抗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的II期和生物标志物探索研究”发表在《Frontiersin Oncology》(IF:5.738;JCR分区:肿瘤学2区)。

研究背景

国内外权威指南推荐HER2(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)阳性乳腺癌治疗首选曲妥珠单抗,且蒽环类药物和紫杉烷类药物一直以来是乳腺癌化疗的基石。然而由于心脏毒性,临床上通常避免同时使用曲妥珠单抗和蒽环类药物。聚乙二醇化脂质体多柔比星(PLD)是传统多柔比星的脂质体新剂型,系将多柔比星包封于表面结合有聚乙二醇的脂质体中,可以保护脂质体免受单核吞噬细胞系统(MPS)识别,从而延长其在血液循环中的时间,并可通过肿瘤新生血管向肿瘤组织靶向性富集,大大减少了非特异性地分配到正常组织的机会。在增强抗肿瘤活性的同时,降低了传统多柔比星的心脏毒性、脱发、恶心、呕吐等毒副作用。基于此,大家设计开展该项PLD联合多西他赛和曲妥珠单抗新辅助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的前瞻性临床研究,旨在评估联合方案的有效性和安全性。


研究方法

本研究是一项多中心、开放、单臂、II期研究。研究纳入II-III期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,接受6个周期的PLD(40mg/m2)联合多西他赛(75mg/m2)和曲妥珠单抗(首剂量8mg/kg、维持量6mg/kg)治疗。主要研究终点是总体病理完全缓解(tpCR,ypT0/isypN0)。次要研究终点是乳腺病理完全缓解(bpCR,ypT0/is)、客观缓解率(ORR)、手术率、保乳手术率和安全性。对新辅助治疗前的乳腺癌组织进行异粘蛋白(MTDH)、谷氨酰胺酰肽环转移酶(QPCT)、拓扑异构酶IIα(TOP2A)、程序性死亡配体1(PD-L1)和肿瘤浸润性淋巴细胞(TILs)检测,以寻找潜在的生物标志物。


研究结果

2019年3月至2021年2月期间,入组54例患者,其中50例纳入分析。患者基线特征见表1:

表1:基线特征

疗效研究终点见表2:

表2:疗效研究终点

与既往研究数据1相比,本研究tpCR更高。

探索性终点见图1:具有代表性的MTDH、QPCT、TOP2A、PD-L1表达的IHC和TILs的HE图像,以及对tpCR的影响。结果显示,MTDH高表达(60.7%,P=0.036;图1A、D)或QPCT高表达(57.7%,P=0.036;图1A、E)患者更容易实现tpCR。

发生率>20%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(TEAEs)见表3:

表3:TEAEs(>20%)

心脏方面:9例(18.0%)患者出现LVEF降低≥10%,但均>50%,低于既往普通蒽环类公布的心脏毒性2。9例LVEF降低患者中,6例恢复,其中2例患者在完成新辅助治疗后恢复至基线水平。此外,没有患者发生充血性心力衰竭。


研究结论

PLD联合多西他赛和曲妥珠单抗是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的潜在新辅助方案,具有较高的tpCR和可控的耐受性。MTDH和QPCT是预测tpCR的潜在生物标记物。


参考文献

  1. Untch M, Rezai M, Loibl S, et al. Neoadjuvant treatment with trastuzumab in HER2-positive breast cancer: results from the GeparQuattro study. J Clin Oncol. 2010, 28(12): 2024-2031.
  2. Schneeweiss A, Chia S, Hickish T, et al. Pertuzumab plus trastuzumab in combination with standard neoadjuvant anthracycline-containing and anthracycline-free chemotherapy regimens in patients with HER2-positive early breast cancer: a randomized phase II cardiac safety study (TRYPHAENA). Ann Oncol. 2013, 24(9): 2278-2284.